5分排列3

                                                                      5分排列3

                                                                      来源:5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8-05 02:53:21

                                                                      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股权转让协议中的“王军套”签名非其本人所签。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96例(其中重症病例2例),现有疑似病例3例。累计确诊病例210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007例,无死亡病例。“不想这个事心情还平静些,一想这个事晚上觉都睡不着。”今年74岁的河南洛阳退休工人王军套,多年前身份证丢失,身份疑被冒用成为一家公司的“股东”。该公司欠债遭起诉,王军套攒下存在银行的9万多元养老钱,被法院冻结、执行。

                                                                      王军套说,养老钱被执行,对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大影响。

                                                                      裁定书称:可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2014年9月29日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股东为梁万奎、牛利利(1%股权,即50万)。2016年10月18日,牛利利将其股权以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王军套,王军套出资时间应在2034年12月31日之前。法院认为,牛利利将股权转让后,应由受让人王军套履行出资义务,王军套的出资虽未到期,仍应在出资范围内对外承担责任。最终,裁定书追加王军套为该案被执行人,裁定王军套在其应出资50万元范围内对裴彩凤承担清偿责任。裁定书显示,裁定书送达起15日内,可提起执行异议。

                                                                      “要彻底消除隐患,必须撤销我的公司股东身份。”2020年5月起,王军套开始到金水区市场监管局反映此事。“注册科工作人员要我去法院起诉他们。我到金水区法院,法院却不立案,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过专门意见。”

                                                                      澎湃新闻注意到,“李景阳案裁定书”与“裴彩凤案裁定书”诉求几乎一致,且两份裁定书的审判长为同一人。“同样的案件和案由,同一家法院,同一个审判长,为何同案不同判?”王军套质疑说。

                                                                      澎湃新闻查询到,2019年6月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关于撤销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取得公司登记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撤销冒名登记工作由作出该次登记决定的市场监管部门负责。登记机关调查认定冒名登记基本事实清楚,或者公司和相关人员无法取得联系或不配合调查且公示期内无利害关系人提出异议,登记机关认为冒名登记成立的,应依法作出撤销登记决定。

                                                                      2019年8月,发现养老钱被法院冻结、执行没几天后,王军套便向郑州市中级法院提交执行监督申请。此后,便一直打电话催促。

                                                                      2019年8月,王军套到银行办理业务,被告知91000多元存款,已被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冻结、执行。“我当时都蒙了。”王军套回忆说。

                                                                      王军套委托律师到法院查询,被告知他竟是一家公司的股东,还被告了。